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爭取光明的前途和命運

中共七大與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

方華玲 李恒
2021年03月30日08:14 | 來(lái)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小字號
原標題:爭取光明的前途和命運

  1945年4月下旬,延安顯得比往常更加熱鬧,來(lái)自五湖四海的700余名同志,代表全國120余萬(wàn)黨員,在這里參加一場(chǎng)關(guān)乎“中國之命運”的大會(huì )——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

  這是一次意義非凡的大會(huì ),在抗日戰爭勝利前夕的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上,圍繞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何去何從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毛澤東指出:“我們應當用全力去爭取光明的前途和光明的命運!辈⒃凇墩撀(lián)合政府》一文中就如何實(shí)現這一目標作出了具體論述。

  團結與勝利的大會(huì )

  早在1931年1月,黨的六屆四中全會(huì )就把召開(kāi)七大提上日程,作為全黨“最不可延遲的任務(wù)”之一提出。但由于長(cháng)期緊張的戰爭環(huán)境,代表集中不易,一直未能實(shí)施。到1945年,距離1928年在莫斯科召開(kāi)的中共六大,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17個(gè)年頭。

  1945年春,世界反法西斯戰爭處在最后勝利的前夜。經(jīng)過(guò)土地革命戰爭和全面抗戰的洗禮,中國共產(chǎn)黨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蛻變:121萬(wàn)黨員在經(jīng)歷“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”后,精神面貌煥然一新。黨領(lǐng)導下的人民軍隊,發(fā)展到了近100萬(wàn)人,成為全民族抗戰的中流砥柱。黨領(lǐng)導的敵后抗日民主根據地,遍布華北、東北、華中、華南各地,擁有近1億人口,經(jīng)過(guò)大生產(chǎn)運動(dòng)后,在政治、經(jīng)濟和文化等各方面的建設都有了很大的發(fā)展。在此形勢下,黨中央正式?jīng)Q定召開(kāi)七大。

  1945年春末,來(lái)自全國各地的代表們穿越敵占區封鎖線(xiàn),輾轉千里,終于匯集在延安寶塔山下。

  1945年4月23日下午,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在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開(kāi)幕了。莊嚴的《國際歌》聲過(guò)后,毛澤東致《兩個(gè)中國之命運》的開(kāi)幕詞,提出放手發(fā)動(dòng)群眾,壯大人民力量,團結全國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,在我們黨領(lǐng)導之下,用全力去爭取光明的前途和光明的命運。

  隨后,毛澤東向大會(huì )提交了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的書(shū)面政治報告。朱德作《論解放區戰場(chǎng)》的軍事報告,劉少奇作《關(guān)于修改黨章的報告》,周恩來(lái)作《論統一戰線(xiàn)》的講話(huà)。

  經(jīng)過(guò)50天的熱烈討論,6月11日,大會(huì )隆重閉幕。大會(huì )順利完成了各項議程,通過(guò)了政治決議案、軍事決議案和新的黨章,確定以馬列主義與中國革命實(shí)踐相統一的毛澤東思想作為全黨一切工作的指針;選舉產(chǎn)生了新的中央委員會(huì )和中央領(lǐng)導機構——毛澤東、朱德、劉少奇、周恩來(lái)、任弼時(shí)為中央書(shū)記處書(shū)記,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(huì )主席兼中央政治局、中央書(shū)記處主席。

  毛澤東在閉幕詞中說(shuō):“我們開(kāi)了一個(gè)勝利的大會(huì ),一個(gè)團結的大會(huì )!辈⑾蛉h發(fā)出了鼓舞人心的號召:“下定決心,不怕?tīng)奚,排除萬(wàn)難,去爭取勝利!边@篇閉幕詞,會(huì )后經(jīng)整理修改后以《愚公移山》為題予以發(fā)表。

  兩種命運的抉擇

  抗日戰爭勝利的前夕,中國人民面臨著(zhù)兩種完全不同的“中國之命運”的選擇。中共七大召開(kāi)的同時(shí),在陪都重慶,蔣介石也在召開(kāi)國民黨的“六大”,這次會(huì )議是1943年蔣介石出版的《中國之命運》一書(shū)的老調重彈,宣揚獨裁反共,企圖把中國引向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老路上去。

  對此論調,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早已予以明確駁斥,提出了另一條出路:在抗戰勝利后,以解放區為榜樣,建立一個(gè)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和富強的新中國。在中共七大上,毛澤東以書(shū)面報告的形式再一次系統論述了這一觀(guān)點(diǎn)。這份報告,就是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。

  在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中,毛澤東創(chuàng )造性地運用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分析和研究軍事和政治問(wèn)題。

  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中提出了戰后新中國建設的五大目標:獨立、自由、民主、統一、富強,并從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三個(gè)方面具體闡明了實(shí)現目標的具體路徑。

  在政治上,要立即廢止國民黨的一黨專(zhuān)政,建立一個(gè)包括國、共、民盟和其他無(wú)黨派人士的民主聯(lián)合政府,允許一切黨派平等合法地存在和發(fā)展。按照毛澤東的設想,聯(lián)合政府就是一個(gè)統一戰線(xiàn)的政權形式,是一個(gè)“以全國絕對大多數人民為基礎的統一戰線(xiàn)的民主聯(lián)盟”。

  在經(jīng)濟上,以解放和發(fā)展生產(chǎn)力為中心,積極穩妥地推行“耕者有其田”的土地政策。毛澤東指出,老百姓之所以擁護我們中國共產(chǎn)黨,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中國共產(chǎn)黨是“代表了民族與人民的要求”,是可以改變中國一窮二白、積貧積弱局面的政黨!叭绻覀儾荒芙鉀Q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,如果我們不能建立新式工業(yè),如果我們不能發(fā)展生產(chǎn)力,老百姓就不一定擁護我們”。

  在文化上,重視掃盲工作,尊重知識分子,團結和教育一切有用的知識分子,建設民族的、科學(xué)的、大眾的新民主主義文化。毛澤東所提倡的新民主主義文化思想,是具有極高的世界眼光和批評精神的,他所提出的“團結和教育現有一切有用的知識分子”的思想,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的博大胸襟與氣魄。

  在中國面臨光明還是黑暗的兩個(gè)命運和前途的重大轉折關(guān)頭,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作了精辟的回答。報告一經(jīng)發(fā)表,美軍駐延安觀(guān)察組、蘇聯(lián)駐延安記者、國民黨駐延安代表等各方紛紛索要全文,一時(shí)“延安紙貴”。毛澤東指示,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還要到重慶去印發(fā),要讓中間黨派的朋友,盡快知道我們的主張!墩撀(lián)合政府》中由聯(lián)合政府來(lái)完成實(shí)行和平建國綱領(lǐng),召開(kāi)國大制定憲法、監督執行整軍方案,鼓勵民營(yíng)工商業(yè)等進(jìn)步民主觀(guān)點(diǎn),與蔣介石的獨裁主張形成鮮明對比,在各民主黨派、無(wú)黨派人士乃至部分國民黨元老中引起強烈震動(dòng)。張瀾、黃炎培等民主人士紛紛表示響應,提出在為民主和平奮斗的過(guò)程中,必須與中共實(shí)行全面合作。

  繼往開(kāi)來(lái)的里程碑

  在抗戰勝利前夜召開(kāi)的中共七大,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(shí)期召開(kāi)的最后一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其跨度之大,會(huì )期之長(cháng)在我黨歷史上絕無(wú)僅有,堪稱(chēng)是一座承前啟后、繼往開(kāi)來(lái)的里程碑。

  如同朱德在七大上發(fā)言時(shí)特意指出的,這是我們黨第一次在自己修建的房子里召開(kāi)代表大會(huì )。這個(gè)“房子”除了字面意義上的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外,更有著(zhù)深層的內涵:與前六次帶有鮮明的共產(chǎn)國際烙印不同,這次會(huì )議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人第一次在沒(méi)有外方代表和外界干預的情況下,獨立自主地召開(kāi)黨的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。

  七大遲遲不能召開(kāi),除了因戰爭環(huán)境和代表集中不容易之外,更因當時(shí)黨內思想上的不一致和對黨的領(lǐng)導核心認識上的不統一,尤其是怎樣看待六大以來(lái)黨的路線(xiàn)是非。

  早在會(huì )前的預備會(huì )議上,毛澤東就定下了“團結一致,爭取勝利”的指導方針。1945年5月24日,毛澤東在所作的關(guān)于選舉方針的報告中指出:“我們既要選舉那些在土地革命戰爭時(shí)期堅持正確路線(xiàn)的同志進(jìn)入新的中央委員會(huì ),也要選舉在那時(shí)犯了錯誤,(現在)承認了錯誤、改正了錯誤的人進(jìn)入新的中央委員會(huì ),對那時(shí)犯錯誤的同志,不應‘一掌推開(kāi)’,只要承認錯誤并決心改正錯誤,經(jīng)過(guò)學(xué)習,這樣我們就有了更大的免疫性!

  七大在新通過(guò)的黨章中指出:“毛澤東思想,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的實(shí)踐之統一的思想,就是中國的共產(chǎn)主義,中國的馬克思主義”。這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一次在黨章中明確提出把中國實(shí)際與馬列主義基本理論相結合。此舉使全黨在馬克思列寧主義、毛澤東思想的旗幟下,實(shí)現了思想上、政治上和組織上的空前團結統一。

  大會(huì )充分發(fā)揚民主,對重要報告進(jìn)行了認真深入的討論,尤其對毛澤東的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政治報告,先后討論修改達9次之多。

  可以說(shuō),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不僅是一份施政綱領(lǐng),更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對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20多年曲折發(fā)展的歷史經(jīng)驗的概括總結。毛澤東在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中把這些經(jīng)驗集中概括為黨的三大優(yōu)良作風(fēng)。他說(shuō):“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思想武裝起來(lái)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,在中國人民中產(chǎn)生了新的工作作風(fēng),這主要的就是理論和實(shí)踐相結合的作風(fēng),和人民群眾緊密地聯(lián)系在一起的作風(fēng)以及自我批評的作風(fēng)!边@是共產(chǎn)黨“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(zhù)標志”。

  黨的三大優(yōu)良作風(fēng)的提出,標志著(zhù)毛澤東建黨學(xué)說(shuō)體系達到了完備和成熟。而黨的作風(fēng)建設,作為黨的建設的永恒主題保留下來(lái),不斷加強完善。

  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強調,黨的作風(fēng)就是黨的形象,關(guān)系人心向背,關(guān)系黨的生死存亡。我們黨作為一個(gè)在中國長(cháng)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,對作風(fēng)問(wèn)題任何時(shí)候都不能掉以輕心。黨的十八大以來(lái),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,多次就作風(fēng)建設作出重要論述和指示,不斷培厚良好政治生態(tài)的土壤,把繼承和發(fā)揚三大優(yōu)良作風(fēng)作為黨內政治文化建設的根基。

  作風(fēng)問(wèn)題的核心是黨同人民群眾的關(guān)系問(wèn)題。2021年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黨史學(xué)習教育動(dòng)員大會(huì )上指出,我們黨的百年歷史,就是一部踐行黨的初心使命的歷史,就是一部黨與人民心連心、同呼吸、共命運的歷史。歷史充分證明,江山就是人民,人民就是江山。贏(yíng)得人民信任,得到人民支持,黨就能夠克服任何困難,就能夠無(wú)往而不勝。

  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,始終以百姓心為心。新時(shí)代的今天,重新回顧并認真解讀《論聯(lián)合政府》的人民立場(chǎng),對我們深刻領(lǐng)會(huì )中國共產(chǎn)黨何以能夠獲得最廣大人民群眾支持與擁護,領(lǐng)導中國人民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征程,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。(方華玲 李恒)

(責編:曹淼、趙晶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