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《新中華報》:“全國報紙中最好的一個(gè)”

林緒武
2021年05月20日08:28 | 來(lái)源:人民政協(xié)報
小字號
原標題:《新中華報》:“全國報紙中最好的一個(gè)”

  1937年1月29日,《紅色中華》改名《新中華報》,刊號延續《紅色中華》為第325期,五日一刊,承擔陜甘寧邊區政府機關(guān)報的職責,至1938年12月25日,共出版146期。

  1939年2月7日,《新中華報》進(jìn)行改版并以“刷新第1號”復刊,由五日刊改為三日刊,四開(kāi)四版,使用“中華民國”紀年,成為中國共產(chǎn)黨中央委員會(huì )機關(guān)報、陜甘寧邊區政府機關(guān)報、陜甘寧邊區黨委機關(guān)報,至1941年5月15日,共出230號。次日,與《今日新聞》合并為《解放日報》。

  在艱苦環(huán)境中編輯出版

  《新中華報》先后由中共中央黨報委員會(huì )、中共中央出版發(fā)行部管理,用紙是延安振華造紙廠(chǎng)生產(chǎn)的馬蘭紙,印刷所用油墨來(lái)自延安石油廠(chǎng)油礦的廢渣油燃燒提取出的煙灰,并由中央印刷廠(chǎng)承印,最高生產(chǎn)量“每月約排一百九十萬(wàn)字,到一九四一年秋,已提高到每月排三百萬(wàn)字,印張三百二十令”。發(fā)行工作先后由陜甘寧邊區政府收發(fā)科、光華書(shū)店、新華書(shū)店負責,發(fā)行范圍覆蓋陜甘寧邊區23個(gè)縣與各敵后根據地以及部分國統區、敵偽區,在海外一些地區也能看到《新中華報》的身影。

  《新中華報》的編輯部最初設在延安南門(mén)外西山上的三孔窯洞里,1939年改版后的幾期時(shí)間內,該報的編輯是在清涼山上一孔大石窟內完成。隨后,編輯部遷至楊家嶺,1941年5月,再次遷回清涼山。初始時(shí),編輯只有向仲華一人,既是《新中華報》社社長(cháng),也是該報編輯,“還要自己校對,早先還得兼管發(fā)行名單……遇到警報,他把稿子往皮包里一放,爬上山頭躲警報,坐在地上編稿子”,至1937年9月,該報改為鉛印時(shí)才調來(lái)一個(gè)助手——左漠野,初期的《新中華報》便在如此艱苦的環(huán)境中編輯出版,成為傳播國內外重要消息的號角。

  之后,編輯人員增至四五人,有向仲華、秦芙、柳風(fēng)、柳毅、辛平,后陸續又從中央黨校和中央組織部干部訓練班、陜北公學(xué)等處調進(jìn)10多名工作人員,充實(shí)了該報的編采力量。艾思奇、柯仲平主編副刊,徐行白、沙可夫、白苓、唐起、黃藥眠、徐懋庸、高敏夫等都曾為副刊寫(xiě)稿;中共中央和陜甘寧邊區領(lǐng)導人均在《新中華報》上發(fā)表過(guò)題詞、講話(huà)和文章。

  改版后的《新中華報》先后由李初犁、曹若茗擔任主編。郁文、王輯、張映吾、葉瀾、于敏、劉力夫、吳一摼等為該報編寫(xiě)人員。主要撰稿人有毛澤東、王明、任弼時(shí)、王稼祥、謝覺(jué)哉、徐特立、李富春、高崗、朱德、陳伯達、寒冰、周揚、丁玲、胡考等,薈萃了中央領(lǐng)導層、延安學(xué)術(shù)界、教育界、藝術(shù)界等多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優(yōu)秀人才。

  《新中華報》的報道特色

  《新中華報》擁有大量的通訊員。1939年3月11日,中共中央《關(guān)于建立的邊區通訊網(wǎng)問(wèn)題的通知》指出:“延安的黨、政、軍、民、學(xué)各機關(guān)須由黨支部指定一定數量之同志擔任《新中華報》通訊員!蓖瑫r(shí),也有專(zhuān)人負責組織邊區各地工農通訊員為該報寫(xiě)稿,曾在延安新華社工作的繆海棱就多次“組織延安機關(guān)、學(xué)校、工廠(chǎng)、部隊和陜甘寧邊區各縣通訊員為《新中華報》和新華社寫(xiě)稿、改稿和回信;定期召開(kāi)通訊員小組座談會(huì ),談當前報紙宣傳報道要求和寫(xiě)作的基本知識”。1940年6月,《新中華報》參加了邊區新聞業(yè)務(wù)刊物《通訊》的編委會(huì ),進(jìn)一步提升了該報通訊員的思想修養和采訪(fǎng)寫(xiě)作水平,增強了《新中華報》新聞報道的規范性和思想性。

  《新中華報》改版之前,版面多有變化,初期為兩版或三版,1937年11月4日后,定型為四版,逢紀念日還會(huì )有增版。第一版有大量針對國內、國際、邊區熱點(diǎn)事件的“社論”“短評”,以及“國際新聞”“抗日消息”“前線(xiàn)抗戰捷報”“要聞簡(jiǎn)報”“戰局一覽”“五日國際”“五日時(shí)事鮮剖”,主要內容有反映日軍侵華和日本國內動(dòng)態(tài),介紹抗日戰爭戰況,報道國共兩黨軍隊抗戰戰績(jì),分析國際政治、戰爭形勢。

  第二版載有“日本政潮”“最后消息”“戰地速寫(xiě)”“戰地通訊”“老實(shí)話(huà)”“五日延安”“邊區短訊”“小評”“來(lái)件”等欄目,該版內容較雜,分類(lèi)不定,有國內國際形勢的分析,也有對邊區民眾日常工作學(xué)習生活的反映。

  第三版為邊區內部消息,有“陜甘消息”“特載”“老實(shí)話(huà)”“邊區短訊”“延安短訊”“讀者來(lái)信”等欄目,重點(diǎn)突出邊區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社會(huì )、教育發(fā)展狀態(tài),展現邊區各項建設成果。

  第四版為副刊,先后開(kāi)辟有“青年呼聲”“教育”“工人之路”“特區工人”“特區文藝”“邊區文藝”“邊區文化”“國防教育”“動(dòng)員”“經(jīng)濟建設”欄目,“青年呼聲”則最具特色,每期的報頭字體均不一樣,吸引了青年兒童的關(guān)注。

  “全國報紙中最好的一個(gè)”

  《新中華報》改版以后,“政治責任更加嚴重了”,表現在“代表中共中央政策主張等社論專(zhuān)論之增多,將表現在國內國外重要新聞的增加,將表現在對全國軍民的英勇抗戰業(yè)績(jì)更廣泛的表?yè)P,將表現在對八路軍新四軍及其所領(lǐng)導的抗日游擊隊的抗戰經(jīng)驗更有系統的介紹,將表現在對陜甘寧邊區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軍事、文化、教育各方面生活更有系統的反映”。

  1939年2月至1941年5月,《新中華報》除延續前期的辦報風(fēng)格外,報道內容逐步增多,社論、代論、專(zhuān)論、短評、時(shí)評、專(zhuān)載、轉載、特載、通訊、特寫(xiě)、專(zhuān)訪(fǎng)、三日國際、三日戰況、國際簡(jiǎn)報、國內要聞、邊區消息、邊區生活、黨內批評、批評與建議、讀者信箱等欄目諸多,其他如選舉運動(dòng)、憲政運動(dòng)、生產(chǎn)運動(dòng)、救國公糧運動(dòng)、國民精神總動(dòng)員、新文字運動(dòng)、學(xué)習運動(dòng)、守時(shí)運動(dòng)、防疫運動(dòng)等特色欄目,皆見(jiàn)諸報端,欄目設置相對固定。

  《新中華報》的中縫,內容豐富。物價(jià)變動(dòng)、衛生科普、代購代郵、尋人訪(fǎng)問(wèn)、失物招領(lǐng)、離婚聲明、鳴謝啟事、遺失聲明等均時(shí)?l(fā)。此外,售書(shū)售物、餐飲住宿、儲蓄收購、金融借貸等廣告也可在中縫找到蹤影。這不僅便利了邊區民眾的日常生活,也使該報具有較強的吸引力,增加了讀者的閱讀興趣。另外,《新中華報》每個(gè)版面的兩側皆刊有標語(yǔ)口號,以呼應中共中央和邊區政府開(kāi)展的中心工作。為推廣新文字運動(dòng),該報的報頭既有漢字書(shū)寫(xiě)的“新中華報”,也寫(xiě)有新文字“Sin ZhungXua Bao”,表明該報對新文字身體力行,也吸引了新文字學(xué)習者對報紙的關(guān)注。

  毛澤東評價(jià)《新中華報》為“全國報紙中最好的一個(gè)”!缎轮腥A報》的“好”不僅體現在內容上緊隨中共中央的路線(xiàn)、方針、政策,也表現在形式上的靈活性、多樣性、大眾性,更體現在讀者群體的廣泛性、報紙與讀者聯(lián)系的密切性。

  《新中華報》大量刊登中共中央和邊區政府的文件、規定、指示、條例、綱領(lǐng)、黨政軍領(lǐng)導人的文章著(zhù)述,刊發(fā)新聞評論,創(chuàng )辦各類(lèi)副刊、開(kāi)設多種欄目,報道典型事例,并綜合運用歌曲歌謠、詩(shī)歌詩(shī)詞、標語(yǔ)口號、漫畫(huà)木刻畫(huà)、戲劇話(huà)劇、謎語(yǔ)秧歌等大眾化的形式傳播并解讀中共中央與邊區政府的各項政策,版面設置多樣且趣味性、可讀性較強,數量頗多的“聲明”“探訪(fǎng)”等,又為該報增加了濃厚的人情味,新聞報道簡(jiǎn)單直白,貼近群眾生活,符合邊區民眾的知識文化水平,因而,讀者覆蓋廣泛,黨政軍民學(xué)皆以閱讀該報作為日常工作生活的一種習慣,說(shuō)明讀者對該報的關(guān)注度較高。

 。ㄗ髡邌挝唬罕本┐髮W(xué)新聞系)

(責編:曹淼、萬(wàn)鵬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