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悟道、明志、踐行:青少年毛澤東的讀書(shū)經(jīng)

——讀《毛澤東年譜》有感

杜正艾
2021年06月11日08:16 | 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小字號
原標題:悟道、明志、踐行:青少年毛澤東的讀書(shū)經(jīng)

  讀領(lǐng)袖年譜,對于深化黨史學(xué)習教育很有啟迪意義!睹珴蓶|年譜(1893—1949)》作為國內外首次詳細記述毛澤東的思想和生平業(yè)績(jì)的編年體著(zhù)作,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用8年時(shí)間精心編撰而成,是一部集資料性、學(xué)術(shù)性、權威性于一體的高水平年譜,對于系統了解毛澤東對中國革命的豐功偉績(jì),多側面多角度把握他的科學(xué)思想體系,感悟他的胸懷、情操、氣度和風(fēng)貌,并從他走過(guò)的路中感受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艱難曲折,中國道路的艱難探索具有重要意義。自讀書(shū)識字起到1918年6月毛澤東從湖南第一師范畢業(yè),是他世界觀(guān)、人生觀(guān)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形成的蛻變升華期,領(lǐng)袖成長(cháng)的重要奠基期,他的讀書(shū)經(jīng)對于他的人生奠基、蛻變升華起著(zhù)深刻影響。

  讀書(shū)是毛澤東一生的愛(ài)好。毛澤東常說(shuō):“飯可以一日不吃,覺(jué)可以一日不睡,書(shū)不可以一日不讀!泵珴蓶|愛(ài)好讀書(shū)是從少年時(shí)候就開(kāi)始的。毛澤東的父母雖是農民,卻很重視教育。少年時(shí)代,毛澤東先后入下屋場(chǎng)、關(guān)公橋、橋頭灣、鐘家灣、井灣里、烏龜頸、東茅塘等處私塾讀書(shū),17歲時(shí)考入湘鄉縣立東山高等小學(xué)堂讀書(shū),18歲到長(cháng)沙,考入湘鄉駐省中學(xué)堂。19歲時(shí)考入湖南全省高等中學(xué)校(后改名省立第一中學(xué))。20歲時(shí)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師范學(xué)校預科,不久第四師范合并于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學(xué)校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涉獵廣泛。從經(jīng)、史、子、集,到古代傳奇小說(shuō),以及時(shí)論新書(shū),古今中外,不一而足。后來(lái)他提出:只要是書(shū),不管是中國的、外國的,古典的、現代的,正面的、反面的,大家都可以涉獵。少年時(shí),毛澤東就讀過(guò)《精忠傳》《水滸傳》《三國演義》《西游記》《隋唐演義》等。從先秦諸子到明清時(shí)代思想家的著(zhù)作他無(wú)不涉獵,從二十四史到司馬光的《資治通鑒》,從《昭明文選》到《韓昌黎全集》,從顧祖禹的《讀史方輿紀要》到本省的縣志,他都認真地研讀。中國傳統文化的優(yōu)秀部分,包括人格修養和智慧,都對青年毛澤東產(chǎn)生了深刻的影響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為的是找準人生目標、追求富國強兵之道。青少年時(shí),毛澤東讀書(shū)的目的就很明確:就是“改造社會(huì )、改造中國”。13歲時(shí)他就喜歡讀反抗反動(dòng)統治階級壓迫和斗爭的書(shū)。14歲時(shí)從他的表兄處借得一些書(shū),如鄭觀(guān)應的《盛世危言》、馮桂芬的《校邠廬抗議》,這些書(shū)開(kāi)闊了他的視野,也啟蒙了他愛(ài)國思想。17歲時(shí),他讀了一本關(guān)于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小冊子,對國家前途深感擔憂(yōu),開(kāi)始意識到努力救國是每一個(gè)中國人的職責。這年秋天,他考入縣立東山高等小學(xué)堂,離家上學(xué)時(shí),抄錄詩(shī)歌“孩兒立志出鄉關(guān),學(xué)不成名誓不還,埋骨何須桑梓地,人生無(wú)處不青山”給他父親,表達一心向學(xué)和志在四方的決心。到一師后,毛澤東的志向越來(lái)越明確。他曾致信遠在北京的黎錦熙,與老師“言天下國家之大計,成全道德,適當于立身處世之道”。他指出:“欲動(dòng)天下者,當動(dòng)天下之心,而不徒在顯見(jiàn)之跡。動(dòng)其心者,當具有大本大源!薄胺虮驹凑,宇宙之真理!薄敖裎嵋源蟊敬笤礊樘栒,天下之心其有不動(dòng)者乎?天下之心皆動(dòng),天下之事有不能為者乎?天下之事可為,國家有不富強幸福者乎?”提出要從“根本上變換全國之思想”。毛澤東之志,就是要探討大本大源,動(dòng)天下之心,謀國家富強,使愚人歸于智,實(shí)現無(wú)比美好的大同世界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既注重學(xué)與思,也注重踐與行。毛澤東讀書(shū),特別喜歡思考。他的老師黎錦熙在當年的日記中談到他時(shí)講:毛澤東“常獨坐樹(shù)下,疑思至晚,同住以為奇”。他喜歡抓住一個(gè)中心問(wèn)題,集中精力專(zhuān)門(mén)研究。1911年10月,辛亥革命爆發(fā),毛澤東投筆從戎,支持革命。1912年2月,清帝退位,毛澤東認為革命已經(jīng)結束,方退出軍隊,決定繼續求學(xué)。為了改造社會(huì )、救國圖強,毛澤東在一師時(shí),掀起驅逐校長(cháng)張干的學(xué)潮,參與學(xué)校學(xué)友會(huì )工作,創(chuàng )辦夜學(xué)以求“造成新國民及有開(kāi)拓能力之人材”,創(chuàng )立新民學(xué)會(huì )以圖“革新學(xué)術(shù),砥礪品行,改良人心風(fēng)俗”。毛澤東還特別重視游學(xué),讀“無(wú)字書(shū)”。1917年暑期,他和蕭子升一起步行漫游長(cháng)沙、寧鄉、安化、益陽(yáng)、沅江五縣,歷時(shí)一個(gè)月,行程900余里。1918年春,和蔡和森沿洞庭湖南岸和東岸,經(jīng)湘陰、岳陽(yáng)、平江、瀏陽(yáng)幾縣,游歷半個(gè)多月。沿途接觸城鄉社會(huì )各階層,了解各地風(fēng)土民情,獲得許多新鮮知識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注重自學(xué)。他在第一中學(xué)讀了半年。在此期間,國文教師柳潛借給毛澤東一套《御批歷代通鑒輯覽》,他讀得非常認真。讀完后,認為學(xué)校課程有限,在校學(xué)習不如自學(xué),遂退學(xué)自修,每日到湖南省立圖書(shū)館讀書(shū)。自修半年中,他廣泛研讀西方18、19世紀資產(chǎn)階級的哲學(xué)和以進(jìn)化論為核心的近代科學(xué)著(zhù)作,如盧梭的《民約論》、達爾文的《物種起源》,以及嚴復翻譯的著(zhù)作,如亞當·斯密的《原富》、孟德斯鳩的《法意》、赫胥黎的《天演論》、斯賓塞的《群學(xué)肄言》等。這是毛澤東第一次比較系統深入地接觸和了解西方近代思想文化。在北大圖書(shū)館時(shí),毛澤東利用工作之便讀了不少馬克思主義著(zhù)作。毛澤東后來(lái)多次回憶,他的馬克思主義信仰就是在這一時(shí)期確立的。他說(shuō):“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,讀了許多關(guān)于俄國情況的書(shū)。我熱心地搜尋那時(shí)候能找到的為數不多的用中文寫(xiě)的共產(chǎn)主義書(shū)籍。有三本書(shū)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,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。我一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后,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就沒(méi)有動(dòng)搖過(guò)!泵珴蓶|所說(shuō)的三本書(shū),分別是陳望道翻譯的《共產(chǎn)黨宣言》,考茨基著(zhù)、惲代英翻譯的《階級爭斗》和柯卡普著(zhù)、李季翻譯的《社會(huì )主義史》。毛澤東說(shuō),第一次看了這三本書(shū),“我才知道人類(lèi)自有史以來(lái)就有階級斗爭,階級斗爭是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原動(dòng)力,初步地得到認識問(wèn)題的方法論”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好結良師益友。1915年6月25日,他在寫(xiě)給湘生的信中就談到讀書(shū)交友的重要性,他說(shuō):“人非圣賢,不能孑然有所成就,親師而外,取友為急!弊x私塾時(shí),與主張維新的教師李漱清建立了師生和朋友關(guān)系。在一師時(shí),與楊昌濟、徐特立、袁仲謙、黎錦熙、王季范、方維夏等老師建立了良好的師生關(guān)系,他們對毛澤東的學(xué)業(yè)和思想有很大的影響。毛澤東還喜歡結交讀書(shū)好友,重視交流互鑒,認為學(xué)問(wèn)只有“用之而彌盛”。強調友不博則見(jiàn)不廣,少年學(xué)問(wèn)寡成,壯歲事功難立。少年時(shí),他的表兄文運昌對他幫助很大。在一師時(shí),在他身邊,有許多志同道合者,蔡和森、陳昌、蕭子升、熊光楚、李少青、周執欽、蕭三等,交流讀書(shū)筆記,切磋讀書(shū)心得,探討讀書(shū)、治學(xué)之法,探求改造社會(huì )之道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特別講求讀書(shū)之法、科學(xué)之術(shù)。在一師時(shí),他曾多次前往老師黎錦熙處探討讀書(shū)治學(xué)之法,不斷修正錯誤,改進(jìn)方法。毛澤東強調為學(xué)之道,應該日積月累,打好基礎。他在為蕭子升的讀書(shū)札記《一切入一》所作的序中寫(xiě)道:“今日記一事,明日悟一理,積久而成一學(xué)”。認為做學(xué)問(wèn)有如筑臺,“庇千山之材而為一臺,匯百家之說(shuō)而成一學(xué)”,“臺積而高,學(xué)積而博”。青年毛澤東讀書(shū)強調效率,注重精讀。主張有些書(shū)以精讀為主,深入研讀,探其真諦,有的書(shū)則一般瀏覽,略知其義!安粍(dòng)筆墨不讀書(shū)”是徐特立常說(shuō)的一句話(huà),這句話(huà)對毛澤東產(chǎn)生很深影響。毛澤東在四師、一師時(shí)積攢了許多讀書(shū)筆記。其中有萬(wàn)余言的《講堂錄》,內容涉及哲學(xué)、史地、古詩(shī)文、數理等。對古今名人治學(xué)、處世、治國和有關(guān)倫理道德的言行,記錄較多。細看所記所悟,可窺毛澤東讀書(shū)之廣、之精。精研細讀的書(shū),毛澤東都要把字弄清、把詞弄清、把事弄清、把理弄清、把來(lái)龍去脈弄清,記住新鮮思想和觀(guān)點(diǎn),得出自己獨立思考的結論。比如,毛澤東讀清初詩(shī)人吳偉業(yè)的《雪中遇獵》一詩(shī),全詩(shī)32句224字,毛澤東就在筆記本上記下注解21個(gè)。再如,毛澤東讀《日知錄序》,全篇不足900字,毛澤東將序言中列舉的八個(gè)人物一一查明列出,并且研究各自的學(xué)術(shù)觀(guān)點(diǎn)。恩師楊昌濟翻譯的《西洋倫理學(xué)史》是毛澤東很感興趣的一本書(shū),學(xué)得極為認真。他一度抄錄了7本,還寫(xiě)下大量批注,表達自己的認識和領(lǐng)悟。

  毛澤東讀書(shū)特別關(guān)注時(shí)事。來(lái)到長(cháng)沙以后,毛澤東就養成了閱讀報紙雜志的習慣,閱讀得最多的是北京、上海和湖南的報紙。梁?jiǎn)⒊骶幍摹缎旅駞矆蟆、同盟?huì )辦的《民立報》,當時(shí)鼓吹革命的《湘漢新聞》,陳獨秀主編的倡導新文化的《青年雜志》(一年后改名《新青年》)、章士釗主編的“以條陳時(shí)弊樸實(shí)說(shuō)理為宗旨”的《甲寅》都是他關(guān)注的報刊。他在新軍當列兵時(shí),每月餉銀大都用于購買(mǎi)報紙。在師范學(xué)校讀書(shū)的幾年,購買(mǎi)閱讀了大量報紙。到1927年上井岡山為止,他從來(lái)沒(méi)有中斷過(guò),購書(shū)費用占了他生活中很大一部分支出。

  悟道、明志、踐行是青少年毛澤東的讀書(shū)經(jīng),從毛澤東的讀書(shū)經(jīng)中,我們可以感悟到一個(gè)人為什么讀書(shū),應該讀什么樣的書(shū),如何讀書(shū)。讀書(shū)不僅僅是為了充實(shí)自己,更是為了改造社會(huì )、改造世界,造福社會(huì )、造福世界、造福人民。

(責編:曹淼、劉圓圓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