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焦裕祿在洛礦

賈關(guān)青 蔡相龍
2021年06月11日08:24 | 來(lái)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
小字號
原標題:焦裕祿在洛礦

  在第二批國家工業(yè)遺產(chǎn)洛陽(yáng)礦山機器廠(chǎng)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洛礦”)內,焦裕祿大道西側的人行道上,陳列著(zhù)一臺63年前由焦裕祿主持制造的全國第一臺直徑2.5米雙筒卷?yè)P機。日升月落,寒來(lái)暑往,它靜靜地屹立在那里,向人們訴說(shuō)著(zhù)一段令人難忘的歲月。

  初到洛礦

  1953年,國家開(kāi)始實(shí)施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。當時(shí),蘇聯(lián)援建的156個(gè)重點(diǎn)項目,有6個(gè)在洛陽(yáng)立項開(kāi)工,其中就包括洛陽(yáng)礦山機器廠(chǎng)。同年6月,31歲的焦裕祿響應黨的號召,懷著(zhù)滿(mǎn)腔激情,抱著(zhù)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主義工業(yè)化的理想來(lái)到正在籌建中的洛礦。一辦完報到手續,他就急切地對負責人事工作的同志表示,自己的身子骨很結實(shí),經(jīng)得起摔打,請趕快分配活兒。

  工廠(chǎng)建立在離老城幾十里路的澗西,當時(shí),收集資料、修路架橋、營(yíng)造廠(chǎng)房等建設任務(wù)十分繁重,大家立志要在“一張白紙”上畫(huà)出“最美的圖畫(huà)”,但有些剛從農業(yè)戰線(xiàn)轉到工業(yè)戰線(xiàn)的同志,一時(shí)不適應,產(chǎn)生了畏難情緒,焦裕祿便編了段“順口溜”鼓勵大家:“大老粗,不要怕,干工作,學(xué)文化,螞蟻能啃大骨頭,咱遇座大山也搬走它!”

  廠(chǎng)里提出,當務(wù)之急是要修一條從車(chē)站到廠(chǎng)區的公路。焦裕祿主動(dòng)承擔了這個(gè)緊急任務(wù),廠(chǎng)里只給了他半年時(shí)間,領(lǐng)到任務(wù)后,焦裕祿就和工人們一起風(fēng)餐露宿在筑路工地上。由于臨時(shí)搭建的工棚少,焦裕祿白天忙著(zhù)在工地跑來(lái)跑去,晚上將工棚留給工人住,他提出干部在露天睡覺(jué),自己帶頭把鋪蓋搬到野外,并風(fēng)趣地表示,天作房地作床,這么大的屋子,這么大的床,往哪找!

  1954年夏天,澗河水猛漲,當洶涌奔流的洪水危及工人們在澗河上臨時(shí)搭建的木橋時(shí),焦裕祿第一個(gè)跳入湍急的洪水中,經(jīng)過(guò)奮戰,終于保住了木橋,而焦裕祿的雙腿受傷,鮮血直流,但他卻顧不上自己,還忙著(zhù)給工人們送飯。大家的干勁都很大,最終僅用三個(gè)多月時(shí)間,就完成了任務(wù)?粗(zhù)一輛輛裝滿(mǎn)材料的汽車(chē)飛馳而過(guò),大家都很開(kāi)心,而焦裕祿又期待著(zhù)新的任務(wù)。

  刻苦學(xué)習

  1954年8月,為了培養技術(shù)骨干,洛礦選派了焦裕祿等5人到哈爾濱工業(yè)大學(xué)學(xué)習。正當他們經(jīng)過(guò)努力,終于通過(guò)考試,準備迎接大學(xué)本科班學(xué)習的時(shí)候,洛礦提前投產(chǎn),急需管理干部,組織決定,讓他們終止學(xué)習,轉到大連起重機器廠(chǎng)實(shí)習。

  1955年3月,焦裕祿來(lái)到大連起重機器廠(chǎng)后,被分配到二金工車(chē)間擔任實(shí)習副主任。一到大連,他就迫不及待地問(wèn)起重機器廠(chǎng)的老同志,學(xué)會(huì )工廠(chǎng)中的管理業(yè)務(wù)需要多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在得到一兩年時(shí)間才能入門(mén)的回答后,焦裕祿知道自己等不起,洛礦也等不起。他開(kāi)始爭分奪秒地邊工作邊學(xué)習。上班時(shí)間,他向工人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,向計劃員學(xué)計劃安排;下班時(shí)間,他就下苦功研讀《工廠(chǎng)管理基礎知識》等書(shū)籍。經(jīng)過(guò)半年時(shí)間的刻苦學(xué)習,焦裕祿不僅掌握了別人需要一兩年才能掌握的知識,還能夠精準編制車(chē)間生產(chǎn)計劃,大家都夸贊他是“最棒的車(chē)間主任”。

  繁忙的工作之余,焦裕祿還勤于思考、筆耕不輟,不僅連續在廠(chǎng)報發(fā)表了《對工段長(cháng)工作方法的幾點(diǎn)體會(huì )》等文章,還為車(chē)間基層干部總結了“十條工作經(jīng)驗”:一要依靠群眾;二要發(fā)揚民主;三要經(jīng)?偨Y工作;四要學(xué)習政治;五要利用積極分子做工作;六要了解群眾思想,關(guān)心群眾生活;七要依靠黨的領(lǐng)導;八要搞好團結;九要學(xué)習黨的政策;十要主動(dòng)向上級匯報工作。

  實(shí)習即將結束時(shí),大連起重機器廠(chǎng)提出想把焦裕祿留下來(lái),他沒(méi)有接受,因為洛礦更需要他。

  建功立業(yè)

  1956年12月,焦裕祿結束了在大連的實(shí)習生活,回到了洛礦,被廠(chǎng)黨委任命為一金工車(chē)間主任,沒(méi)日沒(méi)夜地投身于洛礦的建設中。他帶領(lǐng)大家沖鋒在前、迎難而上,像鐵人一樣不知疲倦,同事看他兩眼熬得血紅,整張臉又黃又瘦,勸他注意身體,焦裕祿用一貫樂(lè )觀(guān)的心態(tài)說(shuō):“沒(méi)事,人瘦點(diǎn)好,干活方便!

  1958年春,廠(chǎng)黨委決定,由焦裕祿所在的車(chē)間承擔試制新中國第一臺直徑2.5米雙筒卷?yè)P機的任務(wù),卷?yè)P機在礦山、碼頭、水利設施等主要用于物料的提升與平移。為縮短工期,焦裕祿采用“解剖麻雀”的方法,把整臺蘇聯(lián)機器上的上千個(gè)零件全部拆解下來(lái),一件一件熟悉。

  那段時(shí)間,焦裕祿以廠(chǎng)為家,吃住在車(chē)間,晚上他就把車(chē)間裝箱板釘成的長(cháng)條板凳當床,蓋上棉衣瞇一會(huì )兒,到了四五點(diǎn)鐘又開(kāi)始新一天的工作。有一次,卷?yè)P機的整鑄齒輪加工過(guò)不了關(guān),他兩天兩夜守在滾齒機旁,細心計算裝卡方法、滾齒周期、吃刀數量、輔助時(shí)間,和工人一起研究改進(jìn)工藝。由于長(cháng)時(shí)間超負荷工作,他患上了嚴重的胃病和肝炎,疼痛起來(lái)有時(shí)候連腰都伸不直,實(shí)在扛不住了,就吃一片蘇打片,用筷子頂著(zhù)肝部,緩解一下。大伙兒心疼他,勸他回去休息一會(huì )兒,焦裕祿都拒絕了。

  就這樣,在焦裕祿的領(lǐng)導下,一金工車(chē)間克服了設備不全、原材料和零部件奇缺等重重困難,僅用了兩個(gè)多月時(shí)間,就成功完成了研制任務(wù),不僅填補了我國礦山機械生產(chǎn)史上的一項空白,還緩解了我國礦山采掘提升礦石和煤炭作業(yè)的燃眉之急。

  這臺卷?yè)P機僅重量就達108噸,同年8月,分配給河南義馬觀(guān)音堂煤礦后,使該礦的提升能力較過(guò)去翻了一倍。這臺額定使用年限20年的機器,一直堅持服役了49年,表現出良好的安全和使用性能。直到2015年,為了更好地傳承與弘揚焦裕祿精神,中信重工(洛陽(yáng)礦山機器廠(chǎng)后轉為中信重工機械股份有限公司)把這臺見(jiàn)證了國家工業(yè)發(fā)展進(jìn)程、凝結了焦裕祿心血的卷?yè)P機迎回來(lái),放置在廠(chǎng)區。

  1959年1月,焦裕祿由于出色的表現,被廠(chǎng)黨委任命為生產(chǎn)調度科科長(cháng),5月又當選為廠(chǎng)黨委委員。1962年,他堅決服從組織安排,重新回到農業(yè)戰線(xiàn)任職,從此告別了9年的工業(yè)歲月,開(kāi)始了他人生又一段新的征程。(賈關(guān)青 蔡相龍)

(責編:曹淼、劉圓圓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