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temap: http://www.jd8181.com/sitemap.xml
人民網(wǎng)首頁(yè)

曾希圣:面壁終破壁 弄敵股掌間

虢安仁
2021年06月16日08:21 | 來(lái)源:湖南日報
小字號
原標題:曾希圣:面壁終破壁 弄敵股掌間

  曾希圣(資料圖片)

  【名片】

  曾希圣(1904-1968),湖南資興人,1922年參加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青年團。1924年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,參加過(guò)北伐戰爭,后赴蘇聯(lián)學(xué)習。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曾在河南、山東從事秘密工作和兵運活動(dòng)。先后任中共中央長(cháng)江局軍委秘書(shū)長(cháng)、中共中央軍委諜報科科長(cháng)、紅軍總司令部偵察科長(cháng)、中共中央軍委二局(情報局)局長(cháng)等職。參加過(guò)長(cháng)征,是紅軍“破譯三杰”之一,獲二等“紅星獎?wù)隆。新中國成立后,任中共安徽省委?shū)記、安徽省人民政府主席、中共山東省委第一書(shū)記等職。

  他是我軍情報工作的“創(chuàng )業(yè)人”,不修邊幅,人稱(chēng)“胡子局長(cháng)”。他不走尋常路,“讀天書(shū)”“發(fā)假電”“搞玻璃杯”,屢屢破獲國民黨重要軍事情報,立下大功、奇功。他就是曾任中央軍委二局局長(cháng)的曾希圣。

  三人組“家庭”,宅男搞情報

  1927年,國民黨反共反革命潮流愈演愈烈,黨的武裝斗爭和公開(kāi)戰線(xiàn)急需地下斗爭、隱蔽戰線(xiàn)配合。當時(shí),曾希圣擔任國民黨軍隊的中層軍官,且已秘密加入中國共產(chǎn)黨。中共湖北省委軍事部決定曾希圣留在唐生智第8軍,除爭取官兵革命外,還承擔情報、交通、購買(mǎi)槍支彈藥三項特殊工作。但還未打開(kāi)兵運局面,他便被迫離開(kāi)軍隊,直到1930年到上海任中共中央軍委諜報科科長(cháng)。

  為了搞情報工作,曾希圣和黨內交通員黃杰及老同志何叔衡組建了新的“家庭”:何老與黃杰為父女關(guān)系,曾希圣作為黃杰的小叔子客居黃杰“娘家”的后廂房。

  1930年前后,國民黨當局對軍事新聞管制不嚴,報紙時(shí)常透露出一些軍事動(dòng)態(tài)。曾希圣把自己關(guān)在屋子里,綜合各報紙情報,分析敵軍重大軍事動(dòng)態(tài),有時(shí)也整理各地報來(lái)或內線(xiàn)提供的密寫(xiě)的文字報告、電報?恐(zhù)“剪刀+漿糊”,曾希圣弄清了國民黨軍隊對紅軍3次“圍剿”的計劃,使我黨我軍減少了人員傷亡與損失。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叛變后,曾希圣轉戰中央蘇區工作。

  為了加強情報部門(mén)建設,中央軍委將原通信部門(mén)的無(wú)線(xiàn)電總隊偵察臺與原紅一方面軍參謀部諜報科組建為總參謀部偵察科。曾希圣一到蘇區,便被任命為偵察科負責人,后偵察科改為情報局(即二局)。此后7年,曾希圣一直擔任二局局長(cháng),領(lǐng)導建立了以無(wú)線(xiàn)電偵察為主的紅軍情報工作,成為中國軍事無(wú)線(xiàn)電密碼破譯的第一代專(zhuān)家。

  我破敵一千,敵破我為零

  周恩來(lái)說(shuō),曾希圣是我軍情報工作“創(chuàng )業(yè)的人”。但創(chuàng )業(yè)十分艱難。曾希圣第一次領(lǐng)導二局參與贛州戰役,諜報偵察失效,無(wú)線(xiàn)電偵察臺“失聰”,令他刻骨銘心。

  冥思苦想中,曾希圣想起他在國民黨劉珍年部做兵運時(shí),曾聽(tīng)報務(wù)員說(shuō)過(guò),軍用密碼電報是可以破譯的。他立即將這個(gè)“以破譯密碼獲取敵軍戰役情報”的想法報告總參謀部部長(cháng)葉劍英,并得到朱德、周恩來(lái)的支持。但破譯談何容易?國民黨軍隊內使用不同版本的密碼,連他們自己翻譯都十分費勁,何況是破譯。所以,葉劍英把密電比作“天書(shū)”,稱(chēng)曾希圣是在“讀天書(shū)”。

  沒(méi)有任何退路可言。曾希圣堅持“兩條腿”走路,親自帶頭破譯攻堅:一方面布置抄收敵臺密電,收集繳獲的敵人密碼本和電報底稿,適時(shí)比對分析研判;另一方面向加入紅軍的原國民黨軍電臺人員學(xué)習了解。他還多次向黨的無(wú)線(xiàn)電通信創(chuàng )始人周恩來(lái)請教編碼的規律,常常在屋子里“坐冷板凳”,惡補破譯必備的基礎知識,把突破口對準了在江西“圍剿”的國民黨軍隊使用的最新秘本——“展密”。

  機會(huì )來(lái)了!1932年8月,宜黃戰斗打響后,我軍繳獲了兩大箱敵軍文書(shū),曾希圣從中查閱到了國民黨第9路軍孫連仲發(fā)給所部的一份譯出30多個(gè)字的密電。以此為線(xiàn)索,他布置電臺重點(diǎn)抄收孫連仲部往來(lái)電報,并用已知密碼對其進(jìn)行反復猜譯,從而譯出了全部密電,“展密”就此到手,周恩來(lái)當即嘉獎。

  “展密”破譯后,彭德懷將聽(tīng)力敏銳、記憶力超強的曹祥仁和優(yōu)秀報務(wù)員鄒畢兆調到二局。至此,紅軍“破譯三杰”聚首,破譯行動(dòng)組如虎添翼,進(jìn)入“開(kāi)掛模式”!疤貏e本”“猛密”以及第四次反“圍剿”期間的“千密”“清密”等多種密碼都被準確破譯,甚至連國民黨第10師師長(cháng)李默庵用密碼電報發(fā)給老婆的詩(shī)也被破譯出來(lái)。1936年12月,周恩來(lái)在西安見(jiàn)到李默庵時(shí)隨口說(shuō)出的詩(shī)句,讓李默庵大驚失色,震驚于紅軍無(wú)線(xiàn)電偵察的能力。

  日復一日,晝夜不停地戰斗,曾希圣不修邊幅、不講穿戴,每天兩餐只有鹽水煮竹筍。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,二局的體制確立,跟蹤破譯能力形成,所有偵收范圍內的敵軍密碼本都被破密。從1932年10月至1937年底,二局共破譯蔣介石中央軍和地方軍的各種密電達1050個(gè),而敵軍破譯紅軍密電是0。紅軍建軍六周年之際,曾希圣被朱德、周恩來(lái)聯(lián)名提議,授予二等紅星獎?wù)隆?/p>

  “假電”發(fā)敵軍,紅軍過(guò)烏江

  在反無(wú)線(xiàn)電偵察上,曾希圣也下了功夫。他建立嚴格的保密制度,并提高紅軍密碼的反破譯難度。國民黨軍隊為了破譯紅軍的密電,建立了龐大的無(wú)線(xiàn)電偵察部門(mén),購置了當時(shí)最先進(jìn)的設備,雇傭了外國專(zhuān)家當顧問(wèn),但始終沒(méi)能破解紅軍的密碼。

  紅軍長(cháng)征后,為了不間斷掌握敵人動(dòng)態(tài),緊跟總部不掉隊,曾希圣采取循環(huán)“接力賽”的方式,將偵收人員與裝備器械分兩個(gè)組,前組先走一段后停下來(lái)開(kāi)機接替偵收,后組交班后往前趕路又停下來(lái)接替前組。在翻越老山界這段懸崖上的艱難小道時(shí),他親自護衛隊伍,在半山腰組織開(kāi)機,時(shí)刻不停實(shí)施對敵偵察。

  四渡赤水后,紅軍前后面臨著(zhù)敵人阻截的險境。危急時(shí)刻,曾希圣提出利用我掌握敵之密碼和電文格式,冒充在貴陽(yáng)的蔣介石給吳奇偉、周渾元發(fā)電使其調離的計策,得到毛澤東、周恩來(lái)的認可。利用蔣介石經(jīng)常朝令夕改、越級指揮的行事風(fēng)格,曾希圣遂擬定電文,以蔣介石名義分別給吳、周兩部發(fā)電,命其向泮水、新場(chǎng)、三重堰前進(jìn),紅軍因之乘隙順利南渡烏江,進(jìn)逼貴陽(yáng)。

  在貴陽(yáng)督戰的蔣介石一面急令吳奇偉、周渾元等縱隊趕往貴陽(yáng)保駕,一面做好逃跑準備。因蔣介石的“救駕令”與我軍發(fā)出的“假電令”行動(dòng)方向基本一致,故吳、周始終沒(méi)有發(fā)現其中“玄機”,蔣介石自己也不知道。直到1967年曾任二局副局長(cháng)的宋裕和看望曾希圣時(shí),才對其夫人說(shuō)起曾希圣為紅軍順利南渡烏江立下的這一奇功。

  主要參考文獻:

  《曾希圣傳》 中共黨史出版社

(責編:曹淼、萬(wàn)鵬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